再读《论法的精神》的三点启示

2020-03-08 13:23 次浏览

核心提示:重读孟德斯鸠经典著作《论法的精神》小记。

  1909年严复将孟德斯鸠(下文简称孟氏)的这一旷世著作翻译过来引入中国,题名为《法意》,由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此后两百年,该书可谓在“君主制的丧钟”上狠狠地敲击着,其音振聋发聩。但也由于其庞杂的体系、博大的历史背景等因素,此书并不为多数人所了解。笔者近期重新翻读了此书,再次讶异于书中近乎偈语般的观点,不得不叹服:经典之所以能够广为流传、经久不衰,肇始于其顽强的学术生命力、深厚的人文关怀和对未来的启示意义。

  孟氏在书中系统地阐述了专制政体、君主政体和共和政体的产生、原则和法律安排;论述法律和自由的关系,剖析了法律权利的概念,并基于保护自由论述三权分立学说;提出气候、人口对国家的影响;论述商业贸易、宗教等同法律的关系;最后详细论述封建制度与法律的诸问题。

  启示之一:正确的原则是政体健康的内驱力和根本保障。

  孟氏指出,专制政体的原则是恐惧,君主政体为荣宠,共和政体为美德。但此处的美德并非一般意义上的美德,不可以做泛化理解,笔者更为认同的意译是政治美德,或者说公民美德。政治美德侧重于基于公民的身份应该负有的道德义务,在此意义上的要求是强于政治义务的;公民对政治美德的认可,从根本上内化权利意识和公平公正的理念,将多数不为现代社会认可现象的批判,成为个人意识里的内部观点,强化主人翁意识;恐惧和荣宠原则对于共和政体来说是腐蚀性地,恐惧会激发矛盾甚至反抗,荣宠则会滋生腐败从内部弱化共和政体的职能。这对于如今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建设,具有很强的指导意义。

  启示之二:法律、习俗、风尚对社会建设的作用。

  法律对社会建设的重要性无须赘述,在治国层面上,法律与习俗的区别在于:法律着重规范公民的行为,习俗着重规范人的行为;习俗和风尚的区别在于:习俗主要与内心活动有关,风尚主要与外部行为有关。在处理社会问题时,究竟应该上述何者发挥核心作用,就需要进行慎重的权衡。法律、习俗和风尚,各自协调者本身领域内的行为,尽管存在界限模糊的情况,但若碰到突出的社会问题时,为速见成效而“眉毛胡子一把抓”,将破坏法律的权威性,对习俗和风尚对人们行为的规制效果造成负面冲击。

  启示之三:公民意识离我们有多远?

  孟氏在谈及平等和节俭作为共和政体的精神时同时提到,“在君主国家和专制国家中,不但无人向往平等,而且连这种念头都不会产生。在那里,人人都指望自己能高人一头,地位卑微的人渴望着改变境遇,有朝一日能成为别人的主子。”反观如今频现于新闻的种种怪象,我们不得不说,现今社会的公民意识依旧落后于政体建设本身。我们每个人都应反问自己,当你汲汲于名利时,是希望改良生活的社会本身,还是希望有朝一日能“万人之上”,攥着用辛苦汗水换来的权柄在他人之上作威作福。片刻反思,或许能让我们社会更进步一点。

上一篇:司法公信力的思考

下一篇:权利路上十重障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