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民宿业发展研究

2020-09-01 12:42 次浏览

摘要:推动乡村民宿发展有利于盘活乡村闲置资源和促进农民增收。湖南省益阳市乡村民宿发展存在总体供给旺盛而需求不足、部分民宿经营困难、少量特色民宿供不应求等问题,建议从尊重科学规律、培育内生动力、优化外部环境和理顺管理体制四个方面予以应对。

关键词:旅游经济;乡村民宿;乡村振兴;供需矛盾

民宿在我国住宿市场中的重要性正在逐步显现。中国旅游与民宿发展协会发布的《2019年度民宿行业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民宿占我国住宿市场的比重约为10%。经历了2017年和2018年行业发展热潮,2019年我国共享住宿市场交易额达到209亿元,较2016年的85亿元年均增长率为34.97%。根据速途研究院调查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民宿以21.5%空置率排名被调查的9个国家中的第三位,高于日本、美国等发达国家。民宿行业发展逐步回归理性,由规模效应向提质增效转变。发展乡村民宿有助于推动乡村产业兴旺,本文以湖南省益阳市为例,研究其民宿发展状况,探讨突破民宿发展瓶颈的对策。

民宿发展的基本要求

民宿是经济社会发展和人类精神需求不断增长的产物,民宿包括城市民宿和乡村民宿两大类,乡村振兴视角下的民宿特指乡村民宿。它不是现代农家乐的简单升级版,而是乡村旅游的高级发展模式和乡村旅游产业深度开发的重要标志,这使得乡村民宿的发展涉及多重复杂的内在条件和外部环境。1.依托独特的旅游资源。一般认为,欧美民宿起源于英国的家庭式民宿,日本民宿起源于民办旅店。民宿的起源主要是住宿者追求稀缺的旅游资源。如日本民宿是由喜爱登山、滑雪和游泳等运动的户外活动爱好者租借闲置的民宅而衍生和发展起来的。民宿的发展和壮大具有极其鲜明的地域特色,《2018年民宿产业大数据分析报告》显示,70%的民宿客流都集中在滇京沪等民宿业相对发达的地区。客流相对集中的原因是这些民宿大都布局在旅游资源丰富的地区,特殊的气候条件、自然风景和地理风貌是当地民宿发展的前提条件。因此,发展乡村民宿必须依托民宿所在地独特的旅游资源,避免同质化、冲动化。2.适度规模经营。国内外对于民宿至今仍然没有统一的定义。2019年7月3日,国家文旅部发布的《旅游民宿基本要求与评价》(LB/T065-2019)对旅游民宿的标准进行了界定:旅游民宿是指利用当地民居等相关闲置资源,经营用客房不超过4层、建筑面积不超过800m2,主人参与接待为游客提供体验当地自然、文化与生产生活方式的小型住宿设施。这一最新界定标准从定性和定量的角度要求乡村民宿的经营规模是小型住宿设施。同时,乡村生态文明建设也要求乡村民宿的开发要保持适度规模,不适宜建设大体量的乡村民宿。3.与其他产业融合发展。与城市相比,乡村常住人口少,因此,发展乡村民宿必须与文化旅游、休闲康养、研学旅行等产业结合起来,吸引客源流量向乡村集中。2015年中央一号文件首次提出,推动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乡村民宿的开发模式有助于延伸产业链条,尤其是与休闲观光、文化旅游、健康养生等第三产业融合,打造“民宿+其他产业”的发展模式。

现状剖析

1.发展现状。(1)总体概况。益阳市乡村民宿包括两种类型:第一类是依托于省级乡村旅游示范点,民宿投资者进行经营管理的酒店式乡村民宿。根据湖南省地方标准DB43《乡村旅游区(点)星级评定准则》,三星及以上的省级乡村旅游示范点必须具备至少8间标准间和接待20人以上住宿的条件。目前益阳共有三星及以上的乡村旅游示范点59个,均为旅游部门登记在册的乡村民宿,这些乡村民宿大多是在当地的农庄和农家乐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第二类是租赁型乡村民宿。依托于农民自有房屋,通过公司或者村级自治组织,将村民闲置房屋进行流转,通过改造成为可以经营的民宿。如大栗港镇朱家村获得国家级“中国美丽休闲乡村”称号,村委会与长沙某旅游公司签订了民宿合作协议,选择了20户居住条件较好的农民房,作为旅游公司发展乡村民宿的载体。根据经营主体的不同,这种乡村民宿发展模式可以分为公司直接租赁和村级自治组织集体租赁两种方式。截至2019年,这种租赁型乡村民宿大约有50家。(2)经营状况分析。一是总体供给旺盛,但需求不足。据益阳市文化和旅游部门统计,益阳乡村民宿的日接待能力在2000人以上,而实际日均接待人数不足50人。二是部分民宿经营困难。超过80%的益阳乡村民宿由农家乐发展而来,抗风险能力弱,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背景下,部分民宿因为资金链断裂,面临关门或倒闭的困境。三是少量特色民宿供不应求。如安化县的云台山和茶马古道拥有少量的特色民宿,在旅游旺季往往出现“供不应求,一房难求”的局面。2.原因剖析。(1)资源禀赋差异。我国乡村民宿发展实践表明,旅游资源禀赋决定了民宿的布局。按照益阳59个登记备案的乡村民宿分布来看,安化县占20个,在县(市、区)中排名第一,但安化并不是益阳境内经济最发达的县,这主要归因于安化境内丰富的旅游资源以及高山气候条件,为避暑提供了便利。(2)内生动力不足。一是受制于农耕文化和小农意识,农民对于发展工商业缺乏兴趣。如益阳某村有可以挖掘的民宿资源,并且有专门的策划公司进行项目设计和管理,需对农民闲置房屋进行整体租赁改造,但部分农户不愿意参与,导致整个项目终止。二是当地农民对于民宿的认知有限,导致发展民宿的氛围不浓。如安化现有的民宿都是投资者自建房屋或者乡村酒店兴办起来的,对比其他乡村在村民自家房屋基础上改扩建的乡村民宿,新建房屋模式成本较高。三是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和高素质人才缺乏。(3)外部条件堪忧。一是发展基础薄弱。益阳市经济发展水平总体落后于湖南省平均水平,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民宿的消费能力,也不利于民宿的高端化和高品质化。二是存在同质化竞争。由于益阳现有民宿都是在星级乡村旅游示范点基础上建立的,而这些乡村旅游示范点大多都是由农家乐升级改造而成,多为家庭式运作,为了保证基本的住宿需求,价格定位较低,民宿主题特色不鲜明,住宿产品雷同现象严重。同时,以碧桂园凤凰酒店为代表的一系列星级酒店纷纷落户益阳,抢滩旅游市场,也对乡村民宿的发展造成了挤压。益阳由于毗邻长沙、常德和岳阳等省内经济比较发达的城市,且这些城市的旅游资源相对丰富,旅游产业相对发达,加之与相邻区域的协调性不足,一体化的线路和产品供应受到限制,也挤压着益阳市乡村民宿发展空间。(4)管理体制不顺。乡村民宿管理中仍然存在过多的行政干预和多头管理等问题。一是益阳现有的乡村民宿发展主要是靠政府资金引导,这种非市场化引导,加剧了供需关系矛盾和不协调。二是部门间管理权责不清。湖南省监管乡村民宿的职能主要是在旅游部门,通过申报星级乡村旅游示范点来进行管理,存在部分未登记的乡村民宿游离于监管之外的情况。乡村民宿的监管,不仅仅是旅游部门的职能,需要发展改革委、国土资源局、生态环保局和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等多部门共同进行监督,而多头监管往往容易产生管理的低效和无序。

对策建议

1.尊重客观规律。(1)因地制宜。益阳乡村民宿发展可以按山区和湖区不同地域特点进行适当布局。如山区乡村民宿发展要突出“山”的独特性,安化的森林覆盖率超过70%,境内有六步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云台山茶旅文化旅游区和南金乡九龙池等优势旅游资源,建设依托山区旅游资源打造特色山居民宿。湖区乡村民宿发展要突出“水”的独特性,境内有南洞庭湿地和赤山岛等优势旅游资源,建议依托湖区打造特色的水乡民居。(2)科学规划。发展乡村民宿一方面是为促进乡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增加农民收入;另一方面是为了盘活农村闲置房屋资源,促进集约化利用土地。乡村民宿要在国土空间规划的总体框架和坚持保护优先的前提条件下,对现有长期没有人居住的房屋进行清查整理,结合生态和文化特点,进行合理规划布局。考虑民宿与农村产业的深度融合,在规划中要考虑民宿发展长期性和可持续性,尤其是交通、水电气等基础设施的规划布局要有前瞻性。(3)精心设计。相较于乡村酒店,民宿必须具有特色。如安化茶马古道景区的酒店单间每天的价格不超过三百元,但是当地精品民宿的价格却在七百元左右,对消费者而言,选择民宿的原因在于情怀和感受,因此,除了独特的风景,还需要设计者的独特匠心。2.培育内生动力。(1)与文旅资源开发利用相结合。相对于度假式酒店,民宿最大的特点是将旅游资源与文化资源相结合,突出独特的家庭元素。文旅资源既包括有形的资源,也包括无形的资源。文旅资源的开发利用要充分发挥农民主体作用,在共同开发利用资源中,提升农民对于乡村民宿的认识。(2)专项辅导和实地考察相结合。乡村民宿的开发,尤其是高端民宿开发需要专业化运作,进行专业化的培训指导。民宿经营者要通过对先进发达地区民宿发展进行实地考察,学习先进的经营理念和管理方法,开拓自身眼界和思维。3.优化外部环境。(1)注重品牌策划营销。目前我国盈利的民宿大多采用品牌化运作方式,因此,要注重宣传和品牌打造。在全市范围内形成一批独具特色、市场竞争力强、运营状况好的民宿,避免扶持资金太过分散,注重民宿品牌的培育和发展。(2)优化配套设施。益阳市大部分乡村基础设施条件较为薄弱,发展民宿,吸引外来客人入住,不但需要“进得来”“出得去”,还需要快捷的通信服务、完善的水电服务。因此,政府需要在乡村基础设施上加大投入,补齐乡村基础设施短板。(3)区域内外联动。一是强化行业协会作用。与村委会等村级自治组织相结合是行业协会发挥实效的突破口。行业协会要在协调村民、经营主体之间的关系中发挥重要作用,化解各类矛盾纠纷。二是鼓励社会机构参与。4.理顺管理体制。(1)明确监管底线。明确乡村民宿发展的生态环保以及土地的监管底线,不能违法违规利用土地或破坏生态环境,给经营主体后期发展带来隐患。(2)优化事中事后监管。发展乡村民宿涉及多部门的监管合作,而监管方式大多是根据各部门的投诉开展调查,这种监管方式容易出现同原因问题导致不同结果下的重复监管,因此,建立多部门相互协调、相互配合的专项整治制度是解决问题的根本途径。(3)构建持续创新机制。乡村民宿的发展需要不断推陈出新,建议地方政府从评级和资金扶持等方面设立激励机制,不断鼓励乡村民宿持续创新。(4)建立风险防控制度。多角度、多层次建立风险预警和评估体系,降低乡村民宿发展风险。

作者:秦琴 瞿理铜 单位:中共益阳市委党校

上一篇:低碳经济下水路交通运输业发展对策

下一篇:创意旅游下旅游规划体系创新分析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