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包应用的误区与发展方向

2020-06-30 11:53 次浏览

李 勇

目前,基于平板电脑和学习平台的教学应用在国内持续升温,已经逐渐成为教育信息化的热点,越来越多的学校希望建立平板电脑教室,进行一对一教学和云学习方式的研究。但综观国内的应用现状,大多数学校仍然将平板电脑作为教师的教学工具,而没有将其作为学生的学习工具,所以更多地是在研究教师如何用平板电脑上课,而很少关注学生如何利用平板电脑进行学习。“穿新鞋,走老路”的现象普遍存在的主要原因是,教育技术和教育资源直接为教师服务的观念依然占据主导地位,几乎所有企业都在为教师开发基于平板电脑的备授课平台,却很少有企业关注学生的学习过程,为学生开发互动学习的教育App和互动学习资源。

“电子书包”几乎已经成为国内平板电脑教学应用的代名词,但是从学校到企业乃至高校的研究机构,对“电子书包”的认识和理解却不尽相同,难以统一。很多学校在启动平板电脑教学研究时,总会咨询一些所谓的“电子书包厂商”。有的问:电子书包多少钱一个?有的问:电子书包多少钱一间(教室)?还有的问:电子书包多少钱一套?这说明大部分学校或公司将“电子书包”理解为某种具体的产品,甚至有人认为平板电脑就是电子书包。这些理解误区,其实就代表了当前国内平板电脑教学应用的几种主要模式。

电子书包的应用误区

1.备授课平台模式的电子书包

这是目前最为普遍的一种平板电脑教学应用模式,几乎所有的“电子书包厂商”都有这样的产品,这些产品有很多名字,如“数字课堂”、“云课堂”、“互动课堂”、“智慧课堂”等,大概有几十个品牌,产品适用于各种平板电脑。很多学校和公司把这样的课堂教学系统叫做“电子书包”,或者叫做电子书包的软件应用平台。

这类应用实质上都是“备授课平台”。它们一般由两部分组成:一是教师备课系统,二是课堂教学系统。教师先利用备课系统上传课件、图片、音视频等教学资源,建立课堂练习和学生活动。上课时,学生利用平板电脑登录课堂教学平台,下载教师提供的课件或资料。教师使用平板电脑上课,教师画面可广播到每一个学生终端,具有客观题目快速反馈、电子举手、抢答、随机点名和学生端锁屏等师生互动功能。为了进一步增强师生互动效果,系统还实现了主观题目答题和上交功能,如拍照上传、图片标注上传、课堂作业分享等。

首先,这种应用模式是为了适应传统的教学模式而设计的。平台中既没有学习资源,又无法体现学科特色,教师工作负担没有减轻,学生的学习方式没有改变,技术仍然是为教师服务。这是典型的“穿新鞋,走老路”。这种课堂给人的感觉是平板电脑可用可不用,有时感觉还不如不用。

其次,没有体现平板电脑的真正价值。“在课堂教学中,通过平板电脑实现教师和学生之间的互动”是这类平台极力要实现的目标,但这是一个应用误区。平板电脑最大的优势是人机互动,而不是师生互动。在课堂上,师生之间的互动是不需要设备的。面对面的师生互动和语言的交流才是最直接和高效的,教师的教学设计和教育观察能力才是决定师生课堂互动效果的关键因素,平板电脑反而增加了师生之间的隔阂。即使是被大家广泛认可的快速反馈系统,也只关注了教学效果的评价,而对学生的学习方式和教师的课堂教学模式无法产生影响。

最后,在应用对象和研究方向上存在严重误区。很多教师会问:“没有平台,那老师怎么用平板电脑上课呀?”这个问题清楚地说明,很多学校和教师仍然将平板电脑作为教师的教学工具,而没有将其作为学生的学习工具,大多数学校更多的是在研究教师如何用平板电脑上课,而很少关注学生如何利用平板电脑进行学习。

要知道,这可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研究方向。

在平板电脑教学研究的初级阶段,备授课平台是一种模式,但它绝对不是发展的方向,这样的应用模式不但不能促进电子书包的发展,反而会起到阻碍作用,使电子书包陷入困境,难以突破。

2.电子教材和数字教辅模式的电子书包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电子书包就是将学生传统书包中的纸质教材、教辅、笔记本、作业本、课内外读物、字典等学习资料全部数字化后,整合在一个轻便的移动终端中,用以代替传统的书包,达到减轻学生负担的目的。基于这样的认识和理解,传统书包的数字化和学生日常学习行为的数字化成为了电子书包的研究方向。让学生丢掉几公斤重的书包,只带一个平板电脑去上学,成为了这种电子书包的宣传理念和应用目标。

为实现这样的目标,电子教材的开发和应用成为了重点研究内容,以电子教材为核心的电子书包产品相继出现。国内一些实验地区将电子教材应用作为电子书包推广的主要模式,有些专家学者正在为这种电子书包和电子教材的开发制定规范和标准。传统书包里还有笔记本、作业本和练习册,于是一些公司为实现学生日常学习行为的数字化,制造了具有“原笔迹书写”功能的平板电脑,让学生在平板电脑上记笔记,完成主观和客观的家庭作业,再通过软件平台上交作业。还有一些公司开发了基于平板电脑的标准化题库和考试系统,作为教辅材料,实现了做题和考试的数字化。

将平板电脑作为学生的学习工具,通过各种云平台提供电子教材、数字教辅、视频、题库、标准化考试等学习资源,实现一对一数字化学习。这个方向似乎是正确的,但在实际推广过程中却遭到了家长的强烈反对,这不得不让我们对其进行深刻反思。

首先,这种应用没有体现先进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改革的发展方向。虽然打着给学生“减负”的旗号,但实际上只是身体上的减负,并不能真正减轻学习负担。学生课业负担过重的根源在教育体制,从源头上为学生减负才是教育改革的发展方向。而这种电子书包所提供的海量题库、电子试卷、电子判卷等技术手段,显然是为了迎合应试教育体制下的学校需求,在教育理念上毫无先进性可言。有了这样的技术,教师有可能会更加依赖题海战术,不但无法减轻学生负担,反而为继续实施应试教育提供了更加便利的环境。

其次,这种电子书包过分强调数字化,以至于脱离了教育本质,其具体应用模式也与学生和家长的实际需求产生矛盾。电子教材具有富媒体、交互性、不受篇幅限制、环保等诸多优点,与纸质教材相比,能够更加立体直观地展示知识内容,提高学生的阅读兴趣。但阅读并不是学生学习过程中的主要难点,大部分学生通过教师的讲授和阅读纸质教材,就完全能够理解知识内容,尤其对于中小学生,提高对文字的理解能力本身就是教学的重点内容,如果过度依靠图形和视频的作用,反而会损害学生阅读理解文字的能力,甚至给以后的文字学习造成障碍。

电子教材是一种支持人机互动的学习资源,它要实现的是一种学习方式的创新。那种将纸质教材数字化的产品只能叫做电子书,而不能称其为电子教材。在电子教材的研发上,一定要体现学科特色,研究学习方式。优秀的电子教材离不开创新,创新不仅要体现在技术上,还要体现在教材的内容上。过早地为电子教材制定规范和标准不利于创新,在电子教材刚刚起步的初级阶段,“创新”比“标准”更加重要。

过度使用电子教材对学生视力的影响不容忽视,这也是家长最为担心的问题。虽然说科学合理地使用平板电脑不会对学生的视力造成损害,但是如果真让电子教材全面代替纸质教材,学生连书包都不用背了,那么科学合理地使用又从何谈起呢?

具有原笔迹书写功能的平板电脑被很多公司大肆宣传和推广,但对于学生来说,这种功能是脱离实际的伪需求。用平板电脑记笔记和完成主观作业,都不是学生的实际需求,这种数字化只是形式上的改变,而在学习方式上没有任何创新,反而增加了学生的负担。试想,让学生在平板电脑上利用原笔迹功能写一篇作文或证明一道几何题,那将是怎样的一种痛苦?无论技术多么先进,我们也不能剥夺学生在纸上写字和做作业的权利。不考虑学生的实际需求,而将技术强加给学生,这种盲目数字化的结果只能是“折腾”。如果真需要对学生作业进行数字化管理,那么教会学生使用“Scanner Pro”和Evernote等应用,比原笔迹书写更加简单有效。最后,在学习资源建设上过分强调电子教材,而忽视了教育App的应用;在学习方式上只关注了日常学习行为的数字化,而忽视了对整个学习过程的关注。

教育App的内容比电子教材更广泛,互动方式更灵活、资源也更丰富。教育App能够实现对学习过程的全面关注,在知识的背诵记忆、理解应用和技能的熟练掌握方面都能实现一对一互动练习。这种学习体验是前所未有的,充分体现了平板电脑人机互动的优势,是学习方式的革命。

学生的学习过程主要包括新知识的学习、知识的背诵记忆、知识的理解应用、技能的熟练掌握和学习效果的检测。阅读只是学习的开始,而检测则是一个学习过程循环的结束。这种以电子教材为主的电子书包只关注了学习过程的开始和结束,而对中间的主要过程却几乎没有体现,学生的学习方式只有形式的改变而缺少本质的创新,对学习过程中的难点和实际问题的解决几乎没有产生影响。

电子书包的发展方向

1.对电子书包的内涵理解

电子书包是以平板电脑为学习工具,以丰富的学习资源为支撑的数字化学习方式(如图1)。一对一互动学习是电子书包的特征,以学习者为中心、面向学习过程、实现大数据应用是电子书包的发展方向。

简单地说,电子书包是一种一对一的数字化学习方式,而不是某种具体的教育信息化产品。“一对一”的含义是:为每一个学习者配备一个平板电脑,学习者利用平板电脑实现人机互动的自主学习、无处不在的移动学习和教师引领的个性化学习。平板电脑是学生的学习工具,而不仅是教师的教学工具。我们应该研究学生如何利用平板电脑进行创新学习,而不是教师如何利用平板电脑上课。

显然,要实现这样的学习方式,光有平板电脑是远远不够的,大力开发基于平板电脑的互动学习资源,建立系统的信息化学习环境和良好的教育应用开发生态系统是保证电子书包成功的关键。

2.电子书包资源建设观念的转变

电子书包的资源建设一定要以学习者为中心,面向学习过程,资源建设观念要发生改变,要从关注教师资源向关注学生资源转变,从只读学习资源向互动学习资源转变,从传统的视频资源向微视频资源转变,从传统的教学资源库向网络学习空间转变。

长期以来,教育技术和教育资源一直都是直接为教师服务的,我们总在思考教师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教学资源,却很少考虑学生需要什么样的学习资源。谁才是教育资源的主要消费者,是教师还是学生?在移动互联逐渐普及的互动学习时代,学生必将成为教育资源的主要消费者,为学生做资源,就等于为教师做资源。

只读学习资源是指以纸质的教材、教辅、试卷、视频和演示型课件为代表的教学资源,学生利用只读资源学习,没有反馈,没有互动,学习过程是单向的只读学习。而基于平板电脑的电子教材和教育App可将这些传统的只读资源变成互动的学习资源,学生利用平板电脑实现一对一的人机互动学习,这种学习方式是电子书包的特征。

传统的教学资源库只是一种“海量”资源的存储和管理模式,而不是资源的应用模式,纵有千万条资源,却总是有人建设无人使用。而网络学习空间则是按照知识点路径,对“有限”的学习资源进行分配和管理,通过微视频课程、知识点检测和反馈、科学的分级评价、学习过程的数据分析,实现人机互动、师生互动、生生互动、家校互动的多维互动学习,为学习资源的高效利用提供了生动具体的应用模式,为大数据的生成创造了条件。

3.电子书包互动学习资源的建设和应用

电子书包的资源建设一定要以学习者为中心,以改变学习方式、提高学习效率为目标,认真研究学生的学习过程,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化解学生的学习困难。

支撑平板电脑教学应用的互动学习资源主要包括电子教材、教育App和网络学习空间,组合应用这三种学习资源,就可以实现学习过程的一对一互动学习,使学习方式产生革命性变化。

电子教材改变阅读方式,提高阅读兴趣,实现一对一的互动阅读,已经得到了大多数实验学校和公司的重视,国内很多电子书包实验区正在积极推进电子教材的开发和应用。但是电子教材只是电子书包的入门资源,它只改变了知识的阅读学习过程,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阅读并不是学习过程中的主要困难,他们的学习困难主要在于知识的背诵记忆、知识的理解应用和技能的熟练掌握。电子教材对于这些学习过程难以发挥有效作用,因此单靠电子教材还不足以得到学生和家长对电子书包的认可,也难以实现电子书包的普及和推广。

教育App比电子教材的内容更加丰富,互动方式也更加灵活。教育App能够帮助学生以人机互动的学习训练方式背诵记忆所学知识,提高知识的理解和应用能力,实现技能的熟练掌握。基于教育App的学习方式最能体现平板电脑的教育应用价值,也是最吸引家长为孩子购买平板电脑的直接理由。家长的认可是推广电子书包的关键,因此,教育App的数量和质量是决定平板电脑能否真正成为学生的学习工具,并得到普及应用的关键因素。在美国的苹果App Store中,教育App数量已经超过十万个,内容覆盖K12所有学科。反观目前国内的教育App数量和质量,还远远不能满足学生和教师的需求,大多数学校和家长对教育App不了解,这种应用现状和观念亟需改变。

网络学习空间是建立完整的电子书包数字化学习环境必不可少的资源形式。网络学习空间基于云计算的服务模式,可同时满足大量学生在线自主学习,拥有系统的自主学习资源,对学习内容进行科学的分级并建立知识点路径,对每一级知识点的学习内容提供在线检测,并实现自动反馈和过程数据记录。教师可以对学生的学习记录进行统计和分析,实现大数据应用。网络学习空间与平板电脑结合,实现学习空间+学习资源+客户端App的架构模式。学生利用平板电脑的客户端App访问网络学习空间,拉近了学生与资源的距离,实现人机互动、师生互动、生生互动和家校互动的多维互动学习。这种学习方式是电子书包应用的高级阶段,也是电子书包发展的最终方向。

在电子书包的学习环境下,教师的引领作用将更加突出,教师不但要研究教学方法,更要研究学生的学习方式。教师的引领不仅是一种意识,更是一种能力,而这种引领能力的形成一定是建立在对各种类型学习资源深入研究的基础上。

在苹果App Store中,教育App数以万计。要想在这样海量的资源中挖掘出适合学生使用的优质互动学习资源,无论对于教师还是学生,都有很大的难度。这就需要建立一个集中统一的教育App分享平台,所有实验学校都加入这一平台,实验教师将自己发现的优质教育App介绍给大家,实现教育App的分类推荐。当教育App资源积累到一定程度时,可以将不同的App进行组合,为学生制定系统的App互动学习方案,方便学生和家长选择使用。这样的平台叫做“教育推”,它是教师进行学习资源研究的重要工具,是实现电子书包推广普及所必须的应用门户,也是教育App开发和应用生态系统中的重要环节。

4.建立教育应用开发生态系统,实现资源建设的可持续发展

目前,国内的电子书包学习资源还远远不能满足学生和教师的需求,这是制约电子书包发展的瓶颈。学校与公司的有效合作是开发和推广高质量教育App的必要条件,必须创新校企合作模式,建立起教育App的应用开发生态系统,才能促进学习资源建设的快速发展。单靠几所学校还不够吸引公司的开发兴趣,单靠几个公司也无法实现教育App资源的丰富。因此,我们要联合学校和公司,建立一个教育App应用与开发者联盟,在全国范围内邀请实验学校和公司加盟,扩大开发者队伍和应用者队伍,充分发挥“教育推”平台的作用。我们希望通过学校的应用推广、组织教育App年度评奖等多种方式积极宣传,逐渐形成教育App开发和应用生态系统,为学生制作出更多、更好的互动学习资源,改变学生的学习方式。

(作者单位:北京大兴区教师进修学校)

上一篇:Scratch分享网站的建设与应用初探等十一篇

下一篇:挖掘“校园大数据”的价值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