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问题论文政治文明中的人民主权与国家主权

2020-03-15 00:44 次浏览
[台湾问题论文]在国家产生以前,人类早期政治生活中,就已经产生了原始政治文明,并确立了人民主权的至上性、抽象性与不可分割性。原始政治文明中人民主权的直接转化为现世政治权威的路径已不再适用国家政治生活,但人民作主的政治文明理念从此嵌入人类政治生活的内核。国家产生以后,人类行使政治权威的现世工具是国家主权,它与人民主权既有联系又有区别。只有认识和处理人民主权与国家主权的分离与回归的循环路径,才能触摸人类政治文明与宪政的“神秘”轨迹。

关键词:政治文明 人民主权 国家主权 宪政

人们谈到主权的时候,往往联想到“国家主权”,很多时候干脆把主权等同于“国家主权”。确实,“政治思想中的主权概念和自由概念具有类似的含混性”[①];在国家开始形成,国家的概念尝不足以代替仍处于十分活跃状态的某些政治共同体——诸如土地贵族、商业贵族或者其他什么贵族阶层时,主权并没有“国家”的专指,更没有“人民”的属性——这是后来近代资产阶级革命时期的产物。主权本身是指抽象的统治权力,在某种程度上,它更象是指一种统治权力的根本来源,即它的统治合法性,而不仅仅是它的现行主宰权力。谁声称拥有了主权,那么谁获得了统治此一领域的政治合法性;在这一点上,无论是在历史上曾甚嚣尘上的“君权神授”的始作俑者,还是近代以来人们推崇备至的“人民主权”的倡导者,都有“殊途同归”的相似之处。

一、人民主权与国家主权的宪政意义

国家主权“这样的概念,即在每个个别的国家之内存在着构成最高政治和法律权威的实体”;[②]它在人类学意义的范畴,则指称共同体内部的政治权力组织,但这种含义从17世纪以来就已经大大地减弱了。[③]在当今政治学权威大典中,国家主权仍定义为国家中拥有并行使最高权力的机关,它可以……

上一篇:台湾问题论文转型期公民政治参与的特点台湾问

下一篇:台湾问题论文思想的张力——当代西方自由主义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推荐
快讯
热文
标签
搜索